憤怒之聲:音樂人唱出的抗議歌曲

318-taiwan (5)

這篇是受到一位朋友的邀稿而寫的,來看看國外的音樂人如何利用音樂傳達他們的理念,表達他們的憤怒、或是期望,也許音樂無法改變什麼,但希望音樂能帶給聽者一些力量。

不要放棄,讓我們持續關注台灣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感謝照片提供:Apura Photography)

John Lennon – Gimme Some Truth
1968年越戰時期,美軍因懷疑美萊村村民幫助越共逃亡,而進行屠村,這個屠殺事件當時被掩蓋了一年多,Lennon氣憤的在歌詞中寫道:「我已經受夠了看到那些神經質、有精神病的豬頭政客寫的東西了!我只想要事實,給我事實!

MUSE – Uprising
MUSE基於政治諷刺小說《1984》(講述極權主義社會)的架構,投射在《The Resistance》專輯中,第一首《Uprising》(起義)便火力全開,唱出對於現代銀行、跨國商業或是政客的強烈不信任感:「人們都在互相猜疑,新聞公關宣傳將啟動,他們試圖毒害我們的想法,希望我們永遠不會發現真相,起來吧!

My beautiful picture

318學運,以學生為主的一般民眾占領國會靜坐抗議。希望政府能夠正視他們的訴求。
馬總統首次召開記者會回應強調服貿必須通過,並譴責學生違法占領會議國會。說「難道這是我們要的民主嗎?一定要用這種方式犧牲法治嗎?」

學生總指揮陳為廷認為馬總統搞不清楚學生訴求,另一位總指揮林飛帆則發表32字箴言回應馬總統:政令宣導、罔顧民意,既不民主,又無法治,先有條例,再來審議,給我民主,其餘免談。

323晚間部分學運人士占領行政院靜坐於廣場,面對手無寸鐵的民眾,政府於24日凌晨出動鎮暴警察及水車以非常暴力的方式強制驅離,造成許多民眾流血受傷,畫面實在令人痛心。此舉亦遭國際媒體、組織、學者們強烈譴責。

U2 – Sunday Bloody Sunday
在愛爾蘭的歷史上有兩個血腥星期天,其中之一是在1972年愛爾蘭的市民在遊行中,被英軍開槍射擊,一共14名非武裝的一般民眾死亡,其中大部分都是青少年。主唱Bono指出,這並非一首反叛的歌曲,現場演唱這首歌時會揮舞白色旗子,呼籲大家能夠重視和平:「我不敢相信今天的新聞,也無法閉上眼睛當作沒看到。這首歌,我們還要唱多久?因為今晚,我們也可能將出現在新聞上。破碎的瓶子散落在孩子們的腳邊,他們橫屍街頭,我無法壓抑住自己的怒火。

The Who- Won’t Get Fooled Again
The Who的歌詞中描寫著一場革命:「我們將帶著小孩走上街頭抗爭。那些他們奉為圭臬的道德終將逝去。那些驅趕我們的人,正在上位做出一個又一個錯誤決策,一聲令下,散彈槍便就緒。

My beautiful picture

3月24日早上九點,一般民眾透過網路集資平台,集資反服貿廣告,3小時內募集超過633萬,將分別刊登廣告於蘋果日報以及紐約時報,希望讓更多人看到反服貿訴求。超過3000位網友參與,一度造成平台無法負荷當機。

學運總指揮號召人們330走上凱道支持占領立院行動,表達自己的想法。

Bob Dylan – 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
被稱為奮青國歌的《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它總結了一世代反建制人士們的情感,歌詞內容是基於美國的民權運動所寫:「人們聚集起來吧,無論你來自何方。該認清身邊的洪水已漲起,面對連骨子都將濕透的現實。若時間對你來說是寶貴的,那你最好現在就開始游,否則將如石頭般沉入水中,因為這時代正變革當中。

The Rolling Stones – Street Fighting Man
1968年,在倫敦、巴黎發生學生暴動,同時美國也有示威抗議越南戰爭。同年Mick Jagger在倫敦和25000人一起參加抗議譴責越南戰爭時寫下這首歌,呼籲民眾走上街頭:「嘿!現在不正是改革的好時機嗎?但我住的地方卻還在玩名叫妥協的遊戲。那麼一個貧困的男孩除了在搖滾樂團唱唱歌以外還能做些什麼?在這個沉睡已久的倫敦城裡,沒有地方容得下一位街頭抗爭者!沒有!

318-taiwan
讓我們珍惜這份覺醒的力量。

About 波妮

Hi 我是編輯 pony :) 目前正在 #u5mr 努力培養新東西,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可以點這個網址看到更多不同主題唷! >>www.u5mr.c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