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式新浪潮:快步舞

橫掃各大音樂祭的樂團快步舞(パスピエ),首度來台參加金曲國際音樂節的演出,宇宙電波也受邀能夠和這五位鮮少露面的團員們來場近距離的接觸,也希望大家能夠透過這次的專訪更了解這組極具舞台魅力的樂團快步舞。

passepied
(L→R)矢尾拓也(Dr.)成田羽田(Key.)大胡田七月(Vo.)三澤勝洸(Gt.)露崎義邦(Ba.)

【古典到搖滾的契機】

「如果沒有富士纖維,就不會有快步舞。」- 成田羽田

快步舞在 2009 年由有著古典樂背景的鍵盤手成田羽田為首組成,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的成田,在入學時和大多數身邊學習鋼琴的同學一樣,期待著自己能夠在未來成為一位出色的鋼琴家。不過這樣的想法在一年級的冬天,就徹底遭到顛覆,成田和朋友一起參加了音樂祭 COUNTDOWN JAPAN。這次的體驗對首次接觸搖滾樂現場的成田造成相當大的衝擊,「無論是台上的演出者或台下的觀眾都是非常自在的,和拘束的古典樂很不一樣」,「當時讓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富士纖維(フジファブリック)」這次的經驗讓成田決定投入搖滾樂的世界。

富士纖維 -《茜色の夕日》

 

【快步舞的日式堅持】

快步舞(パスピエ)的團名取自作曲家德布西的作品【貝加馬斯克組曲】當中的第四樂章《Passepied》,德布西是成田相當喜歡的作曲家,因此快步舞在初期的曲風也定調為「印象派。」

快步舞出道專輯【ONOMIMONO】當中的曲子《腦內戰爭》

隨著不斷的吸收,快步舞的音樂也不斷成長,大家也能從不同階段的曲子中感受到各式各樣的元素。雖然因主唱大胡田的獨特嗓音,許多人會將快步舞和「動漫」、「ボカロ」連結在一起,而對樂團來說,構築起目前樂團音樂風格最重要的元素,成田認為「新浪潮」是對樂團有最顯著影響的風格,他也特別提到了像是 New Order 這樣具代表性的新浪潮樂團。

New Order -《Ceremony》

出道至今快步舞不但站上了當年啟發自己的 COUNTDOWN JAPAN 舞台,也在去年成功挑戰了所有日本藝人的夢想「武道館。」

問到樂團的下一步,大胡田則說「雖然樂團還有很多想做的事,但目前最期待能夠完成的就是確立”快步舞”在視覺上的風格,不只是音樂層面,也希望樂團能夠在視覺上,能讓人一眼就辨識出”快步舞”的風格。」

「想讓世界看見,日本獨特的音樂風格。」- 成田羽田

而音樂性方面,成田則提到了「在現代透過 Youtube 這類的平台,作品非常容易讓世界看見,雖然快步舞受到許多不同元素的影響,像是新浪潮和日本文化,但最希望做到的,還是想讓世界看見,只有日本人、只有快步舞才能夠做出的獨特風格。」

快步舞 -《在黎明之前》

【名符其實的文青系】

快步舞是名副其實的文學系樂團,負責歌詞創作的大胡田,深受日本文學作品的影響,樂團即將於 7 月發行的單曲《永恆的春天》(暫譯)便是取自文學大師三島由紀夫的作品。同時大胡田也嘗試利用不同時代的文體創作,因此除了演唱時所詮釋那日文的獨特語感外,也讓快步舞的作品當中蘊含了濃厚的跨時代日式文學內涵。

快步舞 -《永恆的春天》

在大胡田的筆下除了歌詞外,同時也一手包辦了樂團的插畫作品,極為出色繪畫能力,也讓插畫成為了樂團在音樂之外的重要元素,我們也拿出了去年的專輯【婆娑交織】好奇的問起了大胡田,插畫似乎也是隨著時間風格而有所轉變,大胡田則笑著回答「在創作時,非常容易受到自己當時所喜愛的東西影響,像是在繪製婆娑交織的封面圖案時,當時自己非常喜歡浮世繪的作品,也喜歡些色彩繽紛的風格,因此才有了婆娑交織如此色彩豐富的封面圖案。」

(L→R)婆娑交織(2015)、幕之內ISM(2014)、演出家出演(2013)

【來台灣一定要吃香菜!】

樂團成員這次都是第一次來到台灣,過去對台灣充滿了想像,主唱大胡田說自己對台灣的印象是透過電影「熱鬧的街道,紅色的燈籠」都是心目中的台灣風貌,而吉他手三澤則說「自己最期待的就是麵線,因為自己很喜歡香菜」,行程滿檔的他們,這次的停留時間相當短暫,也許不容易親身體驗他們所期待的台灣,也希望他們下次能夠再度來台灣好好地感受一下。

在訪談最後大胡田也表示「能夠透過這樣的訪談和台灣的樂迷接觸真的非常開心,也期待大家能夠因這次的訪談認識並收聽他們的作品,但也希望能夠藉這樣的機會拉近和樂迷之間的距離,雖然沒辦法馬上回來,但希望未來能夠再度回到台灣。」

PASSEPIED LIVE02-1

快步舞在金曲國際音樂節的演出非常精彩,這次他們為樂迷精選了 7 首樂團最 high 的曲子,演出時台上台下跳成一團,氣氛相當熱烈,也希望快步舞能夠盡快回到台灣,讓更多的台灣樂迷能夠體驗純正的「和式新浪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