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生者平靜,逝者前進,原創推理中文音樂劇《啞狗男人》

撰文:小吉

啞狗死了,人人都有嫌疑。

wks

原創推理中文音樂劇《啞狗男人》,一開場便以明快而清晰的節奏引領觀眾進入故事之中,巧妙運用入場曲凸顯角色性格以及劇情未來走向,每段歌詞推演出他殺懸疑的開展,難道每個角色間的猜忌、愧疚、無奈與質疑,就是造成啞狗靈魂無法安歇的原因?

舞台上少有寫實的道具,利用無數梯架創造出一個既寫意又如同意識流般的空間,眾聲徘徊,母親的夢囈與現場樂聲交錯,更顯詭譎氣氛。一身白淨的啞狗穿梭在每個人之間,打破時間與空間的障礙,逝者與生者虛實穿插。主角的死亡讓人人成了嫌疑犯,在世疏離的母親、家有病子的姊姊、亟欲發展事業的合夥人、對關係感到窒息的前女友。聾啞人士啞狗口不能言,最怕黑暗,因為在黑暗之中他怕自己的手語沒人看見,但其他人也何嘗不是?身為母姊的責任讓他們奔於生活,被迫成為現實中的啞狗,有志難伸的合夥人永遠在主角的陰影下無法作為,成為事業中的啞狗,追求被愛而整型的合夥人未婚妻害怕失去美麗,將過去相貌平庸的自己變成靈魂深處的啞狗,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可以活得更好,卻又都被困在現實之中,他們在期待的或許不是更好的生活,而是哪一天,能夠接受真正的自己,讓那些對自己的猜忌、愧疚、無奈、質疑找到原諒的出口。

如果你看得到我……因過世而恢復聲音的啞狗撕心裂肺吶喊著,可惜無論生前死後,都沒有人能夠回應他的悲鳴,但我們仍舊感覺得到,那些離開的人其實從未真正遠離。原來是物質間皆有所關連的因果論,我會思念你是因為你正想著我,讓每個靈魂流連在世的不是怨懟與憤恨,而是陰陽兩隔彼此間無盡的想念拉扯,沒有人捨得離開,當誰先學會遺忘,便是讓彼此解脫的開端,讓生者在現實中得以平靜,讓逝者在回憶裡繼續前進,每個人的心中留下由記憶拼湊的彼此,片片回憶成就對他者的想念,對自己能放下的勇敢。

作為紅潮劇集第1號作品,這齣原創音樂劇從頭至尾令人驚艷,從演員們開口就飽含生命力的第一個音,到最後導演細密鋪陳,回歸人與人之間最柔軟有情的真相大白,我們看透啞狗謎底的同時,臉上爬滿的淚水似乎也洗滌了劇中人身上背負的罪惡感與歉疚,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複雜的灰色地帶讓我們學會了寬恕與釋懷。

究竟死後的靈魂究竟歸往何處?或許是天上,或許是大海,當我們想念某個人的時候,祂便化作了雨降下,生生不息地環繞在我們四周,在那些生活中有口不能言的片刻,從未遠離的逝者蛻變成一段話、一首歌、一個想念、一道淚痕,撫慰著我們的同時且溫柔提醒,別讓生者耽溺悲傷之中,別讓逝者困在思念舉步難行,別忘了我們還是會擁有最美的回憶,唯有勇敢面對,才能得以圓滿前進。

啞狗男人音樂劇主題曲 -《透明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