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夥伴而存在的世界末日

經過多年的期盼,終於,SEKAI NO OWARI 來到台灣進行單獨公演,在欣賞過這次的演出之後,你也許也會慢慢體會到這四名成員之間的羈絆以及 Saori 和 Nakajin 對 Fukase 的無私付出是多麼動人。

Nakajin:我相信只有我在的時候,Fukase 才能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大家。

Saori:他(Fukase)沒辦法一個人生活的。

最早認識 SEKAI NO OWARI,要從 2010 年的第一張專輯【EARTH】開始。

1

當時的團名還叫做世界の終わり,專輯背面的 DJ LOVE 髮型還不太好看,但整張專輯的歌就像專輯當中的《速成電台》(演唱會的最後一首歌)歌詞所形容的"PopでCuteなセカオワ「Melody」"(流行又可愛的世界末日「旋律」)一樣,流暢好聽。


世界の終わり -- 《速成電台》

不過 Fukase 在今年日產演唱會舞台上曾說過,當年非常的辛苦,遭到許多批評,很多言論都深深刺傷了他們的心。當年遭受批評的不只是樂團,相信不少支持他們樂迷相信都經歷過那段當說出自己喜歡セカオワ時,被朋友批評甚至瞧不起的時期。不得不承認,至今許多人仍有這樣的想法。

2
早期世界の終わり的造型

主流出道後,團名改成了英文的 SEKAI NO OWARI,初期讓人有點不太習慣,不過由於【EARTH】得到了不錯的評價,同時主流出道的單曲 【INORI】一路到專輯【ENTERTAINMENT】,也有相當棒的迴響,樂團也開始受到注目。從2010年的【EARTH】到 Arena 巡迴,從在自家 Live House 演出台下只有 15 名觀眾,到上萬人的場地,僅僅只花了3年的時間,這一切就像灰姑娘的故事般不可思議。

樂團的風格大受年輕世代的歡迎。SEKAI NO OWARI 的演唱會上出現大量 20 歲以下的年輕族群,成了獨特的演唱會場景。


SEKAI NO OWARI -- 【ARENA TOUR 2013「ENTERTAINMENT」in 国立代々木第一体育館】,此時的演出仍是較制式的演出風格。

2013年在富士急舉辦的《炎と森のカーニバル》,被工作人員回覆 「無理」的 30 公尺大樹佈景,在 Fukase 的堅持下,最終從他的夢中成為了現實,呈現在三天共六萬名觀眾面前。這場演出不只為 SEKAI NO OWARI 日後的現場演出下了一個新的定義,同時是奠定日後 SEKAI NO OWARI 世界觀相當重要的一場演出。

dvd

這棵大樹,成為了現在 SEKAI NO OWARI 相當重要的一個核心概念,這棵大樹,是棵能遮風避雨的大樹、一個屬於 SEKAI NO OWARI 的家。


SEKAI NO OWARI -- 《Death Disco》@【炎と森のカーニバル】

在 2015 年日產體育場的演出,這棵大樹變得更大了,突破40米的大樹,變得更像是一個城市,另人嘆為觀止,出道短短的四年,便站上了日本最大的舞台,真的是相當的不可思議。

SEKAI NO OWARI -- 《速成電台》@【Twilight City】

這樣的一篇文章,可能無法改變某些人對於他們的成見,很多人仍會說セカオワ就只是個中二團,Fukase 就只是個屁孩,因為許多誤解而否定了他們的音樂。

對這四個人而言,SEKAI NO OWARI 對他們的意義就像是《Yume》這首歌裡頭說的一樣

でも本当は夢ってさ 叶えるモノじゃなくってさ
共に泣いたり笑ったりするモノなんだ

也許對 Fukase 來說,最終能否實現夢想也許不是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為了實現這個夢想,而讓夥伴們聚在一起哭泣一起歡笑的過程。每次當 Fukase 被問到今後的目標,他總是說「只要和夥伴們在一起就好了」,Fukase 想做的仍就只是建一間大房子,讓團員、工作人員和朋友們都住在一起。

2015-10-20_034144

不是為了做音樂才湊在一起,而是為了在一起才開始做音樂,今後我們大概找不到第二組這樣的樂團了。

這就是 SEKAI NO OWARI,如此獨一無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